站内搜索 / download
学术论著

张宪文 || 彰显历史学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功能

发布时间:2018-10-25 20:50:00

本文刊发于《江海学刊》2018年第5期



内容提要历史学是重要的人文社会科学。它的任务是努力梳理各类复杂的历史现象,客观、真实、全面地评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正确解释各种历史问题,总结关系人类社会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提出规律性的认识,给人们以启示,帮助人们正确认知社会演变,并确立正确的处世态度。历史学者更应积极运用历史学的重要社会功能和政治功能,对关系国家民族利益和人类社会进步的重大历史问题以及当前复杂的国际关系、大国关系,做出正确判断,适时提出战略对策,以适应国家发展战略需求。


【关键词】历史学 社会功能 政治功能 发展战略


历史,是人类进行生产与社会活动的过程。历史学,作为人文社会科学,其任务和目的,是将人类活动的各种事实、痕迹,加以整理,厘清被掩饰或曲解的史实真相,恢复历史的原貌,总结出有益的历史经验和教训,提出规律性的认识,它将对后人的实践活动,起着深刻的借鉴和指导作用。对此,近世学者做过多方面的论述。如梁启超说:“历史者,乃研究人类进化之现象而求得其公理公例者也”①,“史者何?记述人类社会赓续活动之体相,校其总成绩,求得其因果关系,以为现代一般人活动之资鉴也”②。著名历史学家、南京大学陈恭禄教授也曾说:“历史为研究人类已往经验之学问,其包涵者至为广大,民族之分合,政治制度之改革,社会经济情状之嬗变,宗教之演变,学说思想之进步,文艺之发达等,莫不属之。其遗传于后世者,成为构造今日政治社会情况之主要成分。”③古代社会的史官,亦十分重视总结统治者的治国经验,如司马光编著《资治通鉴》等,成为历代王朝治国理政、加强与巩固统治的范本。

社会发展至今天,历史学本应是弘扬中华文化,实施爱国传统教育的基础。可是,很久以来社会上还是不重视历史文化的教育和学习,“历史无用论”影响广泛。中学的历史课程,是数理化之外的副课,大学生和高校历史教师也弄不清为什么学历史和教历史。20世纪60年代初,一位北京大学著名的历史学家访问南京大学,在座谈会上,年轻的教师询问学历史有什么用?这位年长的老教授也支支吾吾地没有说清楚。本文作者对此记忆尤深。

“文化大革命”期间,各种社会学科都遭“四人帮”严重破坏。历史学的社会功能被严重扭曲,成为“四人帮”篡党夺权、搅乱社会的工具。历史学科最重要的专业刊物《历史研究》,在“四人帮”控制下,每期发行量竟达数万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每期的内容要目。这种奇怪现象,中外独有。其目的不外是“四人帮”利用历史学刊物,利用历史学科特有的社会功能,借以颠倒黑白,歪曲历史,毁灭中国优秀的历史文化和传统文明。正是由于四人帮长期破坏造成的社会影响,广大的中学生和青年学子,不读书,不知道中国的历史和世界文明。1978年恢复全国高考和统一命题。历史科目试题简单,但是许多考生连南昌起义、遵义会议这样十分明确的历史问题都回答不上,考试成绩十分、五分,甚至零分者,不在少数。中国有句古话,叫“数典忘祖”,“四人帮”的倒行逆施,使中国年轻一代把自己的老祖宗都忘掉了。

当下,历史学科在经历了漫长的曲折发展历程之后,迎来了繁荣的春天。广大的历史学者,要牢记历史使命和责任,深刻地理解历史学的社会功能,正确地解释历史现象,客观、真实、全面地评述历史人物和历史现象,揭示历史的本质,推动历史学成为一门完善的人文科学,发挥历史学对人类的启示作用,帮助人们正确地认识社会的演变。

以人物研究而言,它是当今世界政治领域和历史学者最感兴趣,也是最难把握好分寸的问题。由于人们站在不同立场,运用不同的尺度,常做出截然相反的评价。譬如,曾对英国当代社会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著名前首相、号称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在其逝世后,引起英国国内巨大反响,一些人赞扬她的功绩,另一些人则完全否定她。这就需要若干年后,英国人抛弃各种恩怨,冷静下来,由历史学家运用正确的历史观和充分的历史资料,给撒切尔以客观真实的评价。现在还不能给她盖棺定论。当今世界上相类似的人物太多了。再以中国历史人物为例,蒋介石的评述最具典型意义。在国共内战和民主革命发生以后,蒋介石被戴上了几顶帽子:人民公敌、国贼、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总代表、投机革命分子、四大家族官僚资本主义集团代表、蒋匪帮等。蒋介石也骂过中国共产党为“赤匪”“共匪”。这些都是在国共战争年代双方激烈斗争形势下,相互否定的结果。1949年新中国建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学术界遵循实事求是的精神,强调尊重历史事实,客观全面评价历史人物,才逐步摘掉蒋介石上述几顶不恰当的帽子,把蒋由鬼变回人。蒋介石作为民国时期重要的领导人物,对国家有功也有过。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坚持抗击日本侵略者和在去台湾以后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独有功;而在政治上始终坚持一党专政、个人独裁、坚持反共有过。海峡两岸史学界对蒋介石的评价,还是实事求是、尊重历史事实的。这与台湾民进党“台独分子”去中国化、去蒋化完全不同。然而,前些年蒋介石日记全部公开后,史学界有些学者对蒋介石的评价又走上了另一极端,完全忽视蒋对中华民族造成的危害。有些人单纯依靠蒋的日记一种史料,做研究、下判断、定结论。这是一种很不严谨的学风。正因为如此,有些研究蒋介石的著作、论文以及各类读物,严重地误导了社会大众特别是年轻一代的认知。有些人在网上说:已经被“震惊得几乎不能动弹了!”说蒋“作为历史上的一代伟人”“应可长眠矣!”历史研究者走偏了研究方向,实在是悲哀!

正确反映历史事件,实事求是地评说各种历史事件,无疑也是历史学的重要社会功能。以中国的抗日战争为例,它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影响最深远、规模最宏大的历史事件;也是近代中国第一次取得反对外国帝国主义入侵的胜利。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一段相当长的时期内,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未能正确地、客观地评述这件中国历史上甚至是国际上宏大的历史事件,相互抹煞国共两党、两军(共产党军、国民党军)、两个战场(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地位和作用。台湾当局和一些著述,说共产党不抗战,在敌后抢夺地盘,游而不击,否定敌后中共实施的大规模游击战争和成千上万次的大大小小反日战斗。而在大陆,由于宣传的偏差,年轻的人们只知道地道战、地雷战和铁道游击队、武工队等,对轰轰烈烈的反抗日本侵略军的正面战场的22个大战役,了解甚少,甚至历史教科书也加以掩盖,或避而不谈。至20世纪80年代,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在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引导下,抗日战争研究才在全国范围内发生重大变化,明确中国抗日战争是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全国各民族、各阶级、各党派团体、工农商学兵、海外华侨,共同进行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战争。抗日战争研究的正确方向,应坚持几个基本点,即一是民族战争,一是全民抗战,一是国共合作为基础,一是两个战场(正面和敌后)相互配合和相互支持,一是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2005年,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在代表中共中央所作的讲话中,充分地肯定了中国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和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新加坡会谈中,提出了两岸“共享史料,共写史书”的主张。几十年来,抗日战争研究的不断演进,显示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已经有了正确的认识。

如上所述,抗日战争仅仅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重大事件,历史研究面对着更多的历史事件。譬如,影响着中国几千年来历史进程,并改变着发展方向的辛亥革命,如何正确认识它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我们较长时间把它视为资产阶级革命,并说它最终失败了。2001年纪念辛亥革命90周年,才明确肯定辛亥革命是一次伟大的民族民主革命,孙中山追求的世界大同和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都是人类共同奋斗的美好理想。

历史学科和历史学者要正确地把握历史学研究的社会功能、研究方向和对历史的认知,更要关注国家大事,坚持历史学研究必须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的需求。历史科学不仅要向人们传播历史知识,推动历史学专业进步和发展,而且要发挥重要的政治功能。对关系国家、民族政治利益的历史的或现实的重大问题,都应体现历史科学和历史学者的政治作用。

譬如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问题,一直是影响中日两国外交和各方面关系发展的障碍。其中,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制造的极端残酷的人类悲剧。面对这一重大惨案,中国政府及领导人一直主张日本政府应承认历史事实,深刻认识罪责,“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可是对中国政府的友好宽容政策,日本政府及其右翼势力,始终坚持否认南京大屠杀,并诬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制造的谎言,从而在日本国内民众中制造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寻找罪行证据,澄清日本右翼的谬论,是中国历史学者也包括日本正义的历史学者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日本学者多年来发表了一批论著,深刻批判日本右翼不承认日本侵华和南京大屠杀罪行。而中国学者,在多年研究的基础上,自2000年由南京大学的历史学者联合海内外100余名教授、研究人员,花费十年左右时间,开展大规模的日本侵略者罪证调查。他们先后赴美、日、英、德、法、俄、意大利、西班牙、丹麦及中国台湾,搜集了十个国家和地区约5000万字的日本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原始文献和各种第一手资料;编辑出版了包括中方、西方、日本史料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72卷)。这些材料是日本制造南京大屠杀的铁证。这些罪证的搜集、整理和出版,是历史学者的重要成就,它引起了各国媒体及广大民众的关注。日本官方外务省面对这些无法抵赖的事实和罪证,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在南京制造的屠杀惨剧,另一方面又表示对屠杀人数不能表态。实际上日方纠缠屠杀人数,是继续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另一种手段。

日本右翼势力还在钓鱼岛和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挑战中国,在众多历史问题上,诸如“慰安妇”问题、强制劳工问题、细菌战问题、化学战问题等,亦拒不承认错误,更不向中国人民道歉,或向中国民众赔偿损失。中国历史学者以对国家、民族负责任的态度,对这些历史问题和领土主权问题,进行过深入的研究,提出了科学的证据,发表出版了许多重要论著,抵制和批判了日本右翼势力的罪行,捍卫了人类正义。就日本这个东方大国而言,中国许多赴日旅游者认为日本民众素质好,有礼貌,商品精致,没有那么多的假冒伪劣商品,而为什么日本的政治家及那股政治势力,不能正确对待历史上对中国犯下的种种罪行?其历史的和现实的原因是什么?综观中国国内,对东方这个重要邻居,了解并不多。特别对日本当代社会、政党、政治及政治人物,或是他们的民族传统、观念等,几乎很少有人做深入研究,更少有令人信服的成果。因此,在史学界大力开展和加强当代日本研究,为我国政府处理和解决中日关系问题,提供政策依据,显得十分重要。

同样,中国与西方各大国之间,也存在许多棘手的政治、经济问题,特别是与美国、德国、俄国之间,关系十分复杂。尤其是美国,虽然号称自由民主的大国,可是到处挥舞霸权主义、“美国优先”的大棒,欺凌小国。多年来,美国在中东、北非不断制造混乱。先是在阿富汗推翻塔里班政权,使阿富汗混乱了17年,不得安生。后又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其唯一借口是萨达姆制造了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可是连美国的“小弟弟”、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也公开否定了这一借口。伊拉克的广大民众至今仍生活在困苦之中。而叙利亚这个不大的国家,现在简直成了大国争霸的斗兽场,他们完全置民众的生存安宁于不顾。中东、北非成百万的难民,冒着极度的生死危险,成群逃往欧洲,把原本平静的欧罗巴大地闹得“鸡犬不宁”。

这一切国际大动荡,都是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利坚合众国造成的罪恶。现在,新任总统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借口,又掀起了大规模的贸易战,试图阻挠中国的和平崛起,阻挡中国发展前进的步伐。

美国是当代最大的霸权主义者、民族利己主义者。研究美国对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对中国人民造成的危害,维护中国的发展利益,在当今形势下,中国政府应以何种政策对付这个巨大的强权主义者等重大问题,历史学者不能置身事外。

总之,中国历史学界要在新的历史时期,面对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地区的复杂政治环境、风云激荡,运用本专业的特殊功能,为发展本学科和服务于国家民族的战略需求,作出应有的贡献!

END


①梁启超:《新史学》,《饮冰室合集》文集之九,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7页。

②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1页。

③陈恭禄:《中国史》第1册,序,商务印书馆1940年版,第1页。

上一篇:张生:国际档案中的中国抗战史

下一篇:张生:国际档案中的中国抗战史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 苏ICP备09043283号

电话(传真):025-83594638 邮箱:lvjingnd@nju.edu.cn 地址:南京市汉口路22号逸夫管理科学楼

迈点科技技术支持